走入森海

Forest To Ocean

最新消息

a plant illustration
本月精選
2024/06/28
企業永續指標ESG|殺頭的「生意」非生意
俗話說:「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 點出商場上的現實,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如果賺不到錢那還做什麼生意?所以為了賺錢,用盡各種手段也無妨⋯⋯。 (等等,上面這段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沒錯,我也覺得那只是用文字在包裝一件壞事罷了) 1923年,英國學者奧利佛・薛爾頓(Oliver Sheldon),在進行企業考察時,提出企業在道德層面上,應該也要肩負起部分的社會責任,並在他的著作《管理哲學》中,提出了企業的道德與社會責任的概念。而現在常用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一詞,則源至美國經濟學家霍華德.鮑文(Howard Bowen),於1953年出版的《企業家的社會責任》一書中。 鮑文認為企業的行為應該要符合社會價值觀,以及整體的社會目標,並且不只是在道德的層次上,而是企業有實際的「義務」要做到這些事,但這時候企業社會責任都還只是自願、自發性的行動。到了1979 年,美國喬治亞大的教授,阿奇・卡羅爾(Archie Carroll),把具體的企業社會責任,以四種責任架構起金字塔形式的圖像,由下到上分別為:經濟、法律、倫理、慈善,可以看得出來此時的企業社會責任,還是圍繞在經濟與社會的面向。 直到1997年,英國學者約翰・艾金頓(John Elkington),提出了三重底線(Triple Bottom Line ,TBL)的概念。這個概念是在強調企業在追求利潤時,必須考量到企業對環境、社會與經濟的責任,所有的發展都應該建立顧及這三個面向的底線上,才能在環境、社會與經濟上共存共榮。若是跨過這些底線,企業的經營就會出問題:像是環境被消耗與破壞、剝削勞工與社會對立、還有營運上的危急⋯⋯等等。而這個概念,也可說是讓企業的社會責任導向永續經營的基礎,也就是接下來我們要來要繼續談的內容。 快速看完企業社會責任的前世今生後,我想稍微分享我看見的發展歷程與潛在的問題。在企業社會責任的價值與觀念剛被建立時,有許多企業舉辦慈善晚會、公益活動的動機是希望透過提升企業形象,獲得社會的支持,創造更多的「利潤」。但這件事在本質上,還是圍繞著「獲利」在推動,所以這些行為反而很像企業的對外宣傳行銷,而且如果缺乏「獲利」這類的外部誘因,企業便很難繼續執行這件事。 而且把企業的資助、回饋方式,當成是補償環境或社會的機制,那其實並不會真正改善環境與社會的問題,只要企業的獲利或生產模式,依舊是在消耗自然資源與環境,或是犧牲勞工權益來獲取利潤,那這些資助與回饋就只是九牛一毛罷了,漂白或漂綠的企業,若沒有被消費者察覺,那就會讓這個過程繼續循環,問題也就持續被惡化。 回到開頭的那段話吧!對我來說,殺頭的「生意」未必真的是筆「生意」,那就只是用生意來美化了惡行,難道我們會把「詐騙」的行為,當成是一份工作或買賣嗎?拿錢做壞事絕不能被稱為生意,不然不拿錢做壞事,難道還可以說自己在做「志工」? 是時候好好來檢視我們的消費行為,以及企業的生產模式了,不然這個世界的是非黑白也會越變越模糊呀!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9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碳盤查 前篇

平常沒有特別關注環境相關議題的人,在初次接觸到ESG或永續報告書時,或許會對內容裡充斥著「碳」的這一件事,感到有點困惑吧!相關的資料裡一下提到碳排放、一下提到碳減量,之後還有碳盤查、碳管理⋯⋯,甚至還會訂出一個以淨零為目標的碳規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說好只談環境、社會、企業治理,怎麼又跑出一個碳 XDD)

既然不得不提到碳,那我們就好好的來說一下,碳的故事吧~

在說故事前,我們先稍微釐清一下,我們說的「碳」到底是什麼吧!

在永續上提到的碳,跟生物學、化學上談的碳有點不太一樣,並不是完全泛指有機體或含碳物質,在概念上其實比較像是在談「溫室氣體」,只是因為人為活動中,產生出的溫室氣體中有不少都含有碳,像是最為大眾所知的二氧化碳,甚至被拿來當作一個測定對溫室效應影響程度的比較標準(二氧化碳當量),來標準化評估產品或行為實際產生的排「碳」。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可以猜到,這個碳故事跟氣候變遷有很大的關聯。

工業時代以前,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比較緩慢,加上糧食與醫療技術上的限制,有效的抑制全球的人口數量,加上當時人類的平均壽命,可能才不到或接近40歲而已,所以沒什麼人會在意人為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一來是變化緩慢不易察覺,二來可能也沒有餘裕去思考環境的問題,畢竟,光是生存就很不容易,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自然,就像是神靈一般的存在,難以捉模也難以掌控。

但是隨著工業發展,人與自然的關係漸漸產生變化,那看似人類無法輕易撼動、改變的自然,

居然有部分能被人所控制,甚至全然的把自然當成是資源、財產,於是人類開始大規模的開發、開採、販賣這些資源,改變了人類的糧食與醫療限制,讓人口不斷地上升。而人口上升就代表對於資源的需求也會提升,於是又加速人類對於自然資源的掠取,所以新的問題出現了,地球上的自然資源,能讓我們無止境的加速開發下去嗎?

當然,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可以」,人類生存所需的自然資源與環境,在無止境的開發下,自然環境都依然不會有所變化的話,那麼現在我們應該不會在這裡討論「永續」,因為不論我們討不討論都沒關係,世界不會因我們而毀滅。

但很可惜的是,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而且不僅是自然資源會耗竭,連我們生活環境都會瓦解,沒有乾淨的空氣與安全的水源,所以全球開始思考要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

1972年在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上,通過「人類環境宣言」(又稱斯德哥爾摩宣言),全球開始重視以地球為整體的環境問題,也因為要討論這些環境問題,就會需要一些證據或是科學數據的輔佐,像是導致氣候變化的成因,或是氣候變化會對經濟、社會、生態帶來哪些衝擊⋯⋯等,所以在1988年,聯合國成立了「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來提供具有公信力的報告文件。

過了20年後,在1992年的地球高峰會上,再次討論全球的環境問題,其中還通過一個關鍵性的文件《氣候變遷綱要公約》,以及簽署了《生物多樣性公約》(就讓我先在這留下一個伏筆吧),這兩大環境公約在後續的永續發展上,都有十足的影響力,而「碳的故事」就跟《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發展很有關係。

在全球可學家的研究之下,發現氣候變遷的主要原因跟全球暖化有關,所以在通過《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後,為了要減緩全球暖化的問題,1997年聯合國更進一步通過具有約束效力的《京都議定書》,在議定書裡就開始制定出溫室氣體相關的排放限制、基準與清潔機制⋯⋯等等規範,而就是這時候把二氧化碳拿來當作一個測定的基準,來估算其他明定的溫室氣體。

隨著時間的演進,《京都議定書》裡面所提的規範,已經漸漸無法牽制全球暖化的問題,所以在2015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上,通過一份新的文件《巴黎協定》,來取代原本的《京都議定書》,將目標定在讓全球的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攝氏1.5度到2度之內(現況看起來很難達成),各國自訂每5年的減排目標,並在2050年達成溫室氣體的排放與自然吸收之間,要能相互抵銷達到平衡。

沒錯!因為氣候變遷對經濟、社會、自然環境都會有很大的衝擊,而要減緩氣候變遷就要面對全球暖化,而全球暖化又跟溫室氣體的排放有關。這就是為什麼在ESG的資料與永續報告中會一直看到「碳」的原因,因為裡面提到的「碳」,就是溫室氣體的概念呀

希望看完了碳的故事之後,大家都能更清楚「碳」與永續之間的關聯,以及這之前的來龍去脈~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5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名詞解釋篇

廢話不多說,我們就直接來介紹一下,確信、確證、查證,這三個容易混淆的詞彙吧!

確信/保證(Assurance)

為什麼在確信的後面,又放了一個「保證」呢?

因為永續保告書的文件中,確信/保證,其實指的都是英文Assurrance的意思,為了讓大家看到「保證」時,不會突然又冒出問號,所以我們會在下面一併加以說明與解釋。

確信與保證,指的都是以有系統的程序,來客觀蒐集永續報告書上的證據,並對收集來的證據加以評估,判斷永續報告書上證據的可信程度

如果這兩個詞的意思幾乎都相同,那何時要用確信,而何時又要用保證呢?

簡單來說,兩者的差異是在查證單位與標準的不同。

確信是由臺灣證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認可的確信機構來執行,在用永續告書中,「永續指標」「溫室氣體」兩個部分會需用做確信,這兩項通常是經由許可的會計師事務所執行,但單就溫室氣體的確信,也可由合格許可的檢驗單位來進行查證。


而保證則是由環保署許可的第三方查證單位,對於永續報告書內容的適用性較具彈性,可針對不同報告的主題,來議定不同的查證類型進行檢驗,而且對於保證等級的要求,也能有所不同。也就是在一份永續報告書的保證聲明書中,可以包含不同的主題,而且針對各別主題所提供的保證,可以是不同等級。

「確信」所用的標準是 ISAE3000 和 ISAE 3410,而「保證」所使用的標準則是 AA1000

查證(Verification)

查證是指評估組織在提出過往數據和資訊聲明的過程,以決定相關聲明是否實質正確並符合標準。

具體來而言是什麼意思呢?譬如說我們在製作永續報告書時,為了要提出具體的減碳作為與目標,所以要先進行排碳現況的盤查工作,像是去盤點一些運作生產過程中,會直接或是間接排出碳的機器,並依照規定與標準來進行記錄,並套用係數來做換算,得到一個年度排碳狀況的數據資料。但如果想找人確認自己計算的數據、邊界的界定、排放源的鑑定有沒有誤,這時候請第三方確證與查證機構,以國際或國家標準來做「驗算」,確定自己提出的數據和資訊沒有錯誤,而這個驗算的過程,就叫做「查證」。

確證(Validation)

確證是指評估組織針對現有資訊,所提出的假設、限制和方法合理性的過程,以支持未來活動成果的聲明。

同樣以上面的例子做延伸,在驗算的部分結束之後,再根據報告書中所提出的「未來」減碳作為與目標,以組織當下的財務、科技與執行能力來做評估,看看這樣的減碳作為與目標,是否真的有可能達成,又者只是太過樂觀或誇大其實。而這個根據現有資訊,來評估減碳作為與目標是否合理與可達成的過程,就叫做「確證」。

所以,經由「查證」的內容,只能是已經發生的事,而「確證」的內容,則是尚未發生的事。

這樣說明之後,大家對於上面的三個名詞,是不是能比較區分辨認了呢?


參考資訊:

台灣ESG書友會

「上市上櫃公司永續報告書確信機構管理要點」相關規章

BSI 第131期電子報〈強化CSR報告書的公信力,透過獨立公正的第三方查證〉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2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準則篇 II

依照GRI的準則來撰寫內容後,永續報告書大致的架構與雛型就有了,我們可以再次回頭確認一下現行法規上,還有提出什麼要求或建議。

在臺灣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編製與申報永續報告書作業辦法」(第3條 第1項),針對永續報告書中的內容,就有明確標註可參考「永續會計準則理事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SASB)提出的準則,來揭露各行業的指標資訊,並以SASB的指標來對應報告書的內容索引。SASB的標準有5個大的面向:環境、社會資源、人力資源、商業模式與創新、領導力及公司治理。

此外,法規(第4之1條 第1項)中也有要求永續報告書裡,要有專章來揭露氣候相關的資訊。雖然法規上沒有明確寫出要以哪個準則來揭露,但目前多數的永續報告書中,都是以「氣候相關財務揭露」(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標準作為準則來揭露,不過這個組職在去年10月已解散,目前氣候相關的資訊揭露,回到國際財務報導準則基金會(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Foundation, IFRS Foundation)來制定,並重新整合在IFRS S2裡,並完整滿足了TCFD 提出的氣候資訊揭露建議。

看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冒出一個疑問,為什麼一本報告書中,會需要參考這麼多的「準則」呢?

原因說穿了其實很單純,因為現在有點像是在永續報告書的戰國時代,國際上針對永續報告書應該長什麼樣,其實都還有一些分歧,而各經濟體都有其擁護的報告書形式與準則,而這些準則上,又都各自的優勢與不足,所以為了讓整本永續報告書能更為嚴謹,也更能在國際上廣為適用,所以法規上才會有這些要求與建議。

像是GRI準則,在架構出一本永續報告書上就相對較為完善,但指引上多偏向以描述、說明的方式,來呈現報告書的內容,好處是讓非財務資訊在揭露上,能有足夠的彈性空間(由於不同產業別的事務落差很大,需要有這樣的彈性才能讓所有產業一體適用),但畢竟一本完整的報告書,還要涵蓋財務上資訊的揭露,而GRI準則在這部分就相對較不縝密,缺少一些量化的指標,不容易直觀的做出比較。

*關於準則必須要關注的未來動向:

IFRS基金會裡的國際永續準則理事會 (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Standards Board, ISSB),提出的永續資訊揭露準則IFRS S1和IFRS S2,整合了目前的永續與財務資訊,預計發展成一套全球通用的永續性報告準則,而臺灣目前也正在推動接軌這一準則,預計在2026年起分階段導入ISSB提出的準則,所以在撰寫永續報告書時,不只要以現行法規的GRI準則來製作,更要逐步準備接軌ISSB提出的IFRS S1和IFRS S2準則。

(上面這段非常重要喔!)

這次我們進一步把「目前」(會因應國際動態持續地滾動式調整)法規中,針對製作永續報告書時,會需要參照到的其他準則也做了簡單的說明,下一篇我們先來釐清一些容易混淆的名詞,之後再進入報告書的另一個重點——碳盤查


參考資訊:

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編製與申報永續報告書作業辦法」

經濟部產業發展署 產業永續發展整合資訊網

IFRS國際財務報導準則基金會 https://www.ifrs.org/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 證券期貨局 《接軌IFRS永續揭露準則藍圖》

接軌IFRS永續揭露準則專區 https://isds.tpex.org.tw/IFRS/front/#/main/news

LATEST NEWS

Latest News

a plant illustration
a plant illustration
a plant illustration

關於森海

ABOUT

走入森海的背後有著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在編輯出版、藝術設計、科普研究、自然保育、教育等各專業領域中交流,共同建築著彼此理想的生活藍圖,一起思辨著「個人」、「組織」與「自然」之間的相互關係。

作品/服務

WORK

走入森海提供編輯出版、藝術設計、科普研究、自然保育、教育等專業服務,也是一個共享永續理念的平台,期許讓人與自然永續共存,在未來遇見一個更好的自己。

首頁
生態調查
首頁
展覽
首頁
文字工作
首頁
課程/活動
了解更多
森海的文章涵蓋了生活議題、科普知識、創作等多元主題,期許能啟發讀者對永續發展的思考和行動。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9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碳盤查 前篇
平常沒有特別關注環境相關議題的人,在初次接觸到ESG或永續報告書時,或許會對內容裡充斥著「碳」的這一件事,感到有點困惑吧!相關的資料裡一下提到碳排放、一下提到碳減量,之後還有碳盤查、碳管理⋯⋯,甚至還會訂出一個以淨零為目標的碳規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說好只談環境、社會、企業治理,怎麼又跑出一個碳 XDD) 既然不得不提到碳,那我們就好好的來說一下,碳的故事吧~ 在說故事前,我們先稍微釐清一下,我們說的「碳」到底是什麼吧! 在永續上提到的碳,跟生物學、化學上談的碳有點不太一樣,並不是完全泛指有機體或含碳物質,在概念上其實比較像是在談「溫室氣體」,只是因為人為活動中,產生出的溫室氣體中有不少都含有碳,像是最為大眾所知的二氧化碳,甚至被拿來當作一個測定對溫室效應影響程度的比較標準(二氧化碳當量),來標準化評估產品或行為實際產生的排「碳」。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可以猜到,這個碳故事跟氣候變遷有很大的關聯。 工業時代以前,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比較緩慢,加上糧食與醫療技術上的限制,有效的抑制全球的人口數量,加上當時人類的平均壽命,可能才不到或接近40歲而已,所以沒什麼人會在意人為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一來是變化緩慢不易察覺,二來可能也沒有餘裕去思考環境的問題,畢竟,光是生存就很不容易,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自然,就像是神靈一般的存在,難以捉模也難以掌控。 但是隨著工業發展,人與自然的關係漸漸產生變化,那看似人類無法輕易撼動、改變的自然, 居然有部分能被人所控制,甚至全然的把自然當成是資源、財產,於是人類開始大規模的開發、開採、販賣這些資源,改變了人類的糧食與醫療限制,讓人口不斷地上升。而人口上升就代表對於資源的需求也會提升,於是又加速人類對於自然資源的掠取,所以新的問題出現了,地球上的自然資源,能讓我們無止境的加速開發下去嗎? 當然,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可以」,人類生存所需的自然資源與環境,在無止境的開發下,自然環境都依然不會有所變化的話,那麼現在我們應該不會在這裡討論「永續」,因為不論我們討不討論都沒關係,世界不會因我們而毀滅。 但很可惜的是,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而且不僅是自然資源會耗竭,連我們生活環境都會瓦解,沒有乾淨的空氣與安全的水源,所以全球開始思考要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 1972年在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上,通過「人類環境宣言」(又稱斯德哥爾摩宣言),全球開始重視以地球為整體的環境問題,也因為要討論這些環境問題,就會需要一些證據或是科學數據的輔佐,像是導致氣候變化的成因,或是氣候變化會對經濟、社會、生態帶來哪些衝擊⋯⋯等,所以在1988年,聯合國成立了「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來提供具有公信力的報告文件。 過了20年後,在1992年的地球高峰會上,再次討論全球的環境問題,其中還通過一個關鍵性的文件《氣候變遷綱要公約》,以及簽署了《生物多樣性公約》(就讓我先在這留下一個伏筆吧),這兩大環境公約在後續的永續發展上,都有十足的影響力,而「碳的故事」就跟《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發展很有關係。 在全球可學家的研究之下,發現氣候變遷的主要原因跟全球暖化有關,所以在通過《氣候變遷綱要公約》後,為了要減緩全球暖化的問題,1997年聯合國更進一步通過具有約束效力的《京都議定書》,在議定書裡就開始制定出溫室氣體相關的排放限制、基準與清潔機制⋯⋯等等規範,而就是這時候把二氧化碳拿來當作一個測定的基準,來估算其他明定的溫室氣體。 隨著時間的演進,《京都議定書》裡面所提的規範,已經漸漸無法牽制全球暖化的問題,所以在2015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上,通過一份新的文件《巴黎協定》,來取代原本的《京都議定書》,將目標定在讓全球的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攝氏1.5度到2度之內(現況看起來很難達成),各國自訂每5年的減排目標,並在2050年達成溫室氣體的排放與自然吸收之間,要能相互抵銷達到平衡。 沒錯!因為氣候變遷對經濟、社會、自然環境都會有很大的衝擊,而要減緩氣候變遷就要面對全球暖化,而全球暖化又跟溫室氣體的排放有關。這就是為什麼在ESG的資料與永續報告中會一直看到「碳」的原因,因為裡面提到的「碳」,就是溫室氣體的概念呀! 希望看完了碳的故事之後,大家都能更清楚「碳」與永續之間的關聯,以及這之前的來龍去脈~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5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名詞解釋篇
廢話不多說,我們就直接來介紹一下,確信、確證、查證,這三個容易混淆的詞彙吧! 確信/保證(Assurance) 為什麼在確信的後面,又放了一個「保證」呢? 因為永續保告書的文件中,確信/保證,其實指的都是英文Assurrance的意思,為了讓大家看到「保證」時,不會突然又冒出問號,所以我們會在下面一併加以說明與解釋。 確信與保證,指的都是以有系統的程序,來客觀蒐集永續報告書上的證據,並對收集來的證據加以評估,判斷永續報告書上證據的可信程度。 如果這兩個詞的意思幾乎都相同,那何時要用確信,而何時又要用保證呢? 簡單來說,兩者的差異是在查證單位與標準的不同。 確信是由臺灣證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財團法人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認可的確信機構來執行,在用永續告書中,「永續指標」與「溫室氣體」兩個部分會需用做確信,這兩項通常是經由許可的會計師事務所執行,但單就溫室氣體的確信,也可由合格許可的檢驗單位來進行查證。 而保證則是由環保署許可的第三方查證單位,對於永續報告書內容的適用性較具彈性,可針對不同報告的主題,來議定不同的查證類型進行檢驗,而且對於保證等級的要求,也能有所不同。也就是在一份永續報告書的保證聲明書中,可以包含不同的主題,而且針對各別主題所提供的保證,可以是不同等級。 「確信」所用的標準是 ISAE3000 和 ISAE 3410,而「保證」所使用的標準則是 AA1000。 查證(Verification) 查證是指評估組織在提出過往數據和資訊聲明的過程,以決定相關聲明是否實質正確並符合標準。 具體來而言是什麼意思呢?譬如說我們在製作永續報告書時,為了要提出具體的減碳作為與目標,所以要先進行排碳現況的盤查工作,像是去盤點一些運作生產過程中,會直接或是間接排出碳的機器,並依照規定與標準來進行記錄,並套用係數來做換算,得到一個年度排碳狀況的數據資料。但如果想找人確認自己計算的數據、邊界的界定、排放源的鑑定有沒有誤,這時候請第三方確證與查證機構,以國際或國家標準來做「驗算」,確定自己提出的數據和資訊沒有錯誤,而這個驗算的過程,就叫做「查證」。 確證(Validation) 確證是指評估組織針對現有資訊,所提出的假設、限制和方法合理性的過程,以支持未來活動成果的聲明。 同樣以上面的例子做延伸,在驗算的部分結束之後,再根據報告書中所提出的「未來」減碳作為與目標,以組織當下的財務、科技與執行能力來做評估,看看這樣的減碳作為與目標,是否真的有可能達成,又者只是太過樂觀或誇大其實。而這個根據現有資訊,來評估減碳作為與目標是否合理與可達成的過程,就叫做「確證」。 所以,經由「查證」的內容,只能是已經發生的事,而「確證」的內容,則是尚未發生的事。 這樣說明之後,大家對於上面的三個名詞,是不是能比較區分辨認了呢? 參考資訊: 台灣ESG書友會 「上市上櫃公司永續報告書確信機構管理要點」相關規章 BSI 第131期電子報〈強化CSR報告書的公信力,透過獨立公正的第三方查證〉  
永續目標SDGs
2024/07/12
企業永續指標ESG|永續報告書——準則篇 II
依照GRI的準則來撰寫內容後,永續報告書大致的架構與雛型就有了,我們可以再次回頭確認一下現行法規上,還有提出什麼要求或建議。 在臺灣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編製與申報永續報告書作業辦法」裡(第3條 第1項),針對永續報告書中的內容,就有明確標註可參考「永續會計準則理事會」(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SASB)提出的準則,來揭露各行業的指標資訊,並以SASB的指標來對應報告書的內容索引。SASB的標準有5個大的面向:環境、社會資源、人力資源、商業模式與創新、領導力及公司治理。 此外,法規(第4之1條 第1項)中也有要求永續報告書裡,要有專章來揭露氣候相關的資訊。雖然法規上沒有明確寫出要以哪個準則來揭露,但目前多數的永續報告書中,都是以「氣候相關財務揭露」(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標準作為準則來揭露,不過這個組職在去年10月已解散,目前氣候相關的資訊揭露,回到國際財務報導準則基金會(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Foundation, IFRS Foundation)來制定,並重新整合在IFRS S2裡,並完整滿足了TCFD 提出的氣候資訊揭露建議。 看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冒出一個疑問,為什麼一本報告書中,會需要參考這麼多的「準則」呢? 原因說穿了其實很單純,因為現在有點像是在永續報告書的戰國時代,國際上針對永續報告書應該長什麼樣,其實都還有一些分歧,而各經濟體都有其擁護的報告書形式與準則,而這些準則上,又都各自的優勢與不足,所以為了讓整本永續報告書能更為嚴謹,也更能在國際上廣為適用,所以法規上才會有這些要求與建議。 像是GRI準則,在架構出一本永續報告書上就相對較為完善,但指引上多偏向以描述、說明的方式,來呈現報告書的內容,好處是讓非財務資訊在揭露上,能有足夠的彈性空間(由於不同產業別的事務落差很大,需要有這樣的彈性才能讓所有產業一體適用),但畢竟一本完整的報告書,還要涵蓋財務上資訊的揭露,而GRI準則在這部分就相對較不縝密,缺少一些量化的指標,不容易直觀的做出比較。 *關於準則必須要關注的未來動向: IFRS基金會裡的國際永續準則理事會 (International Sustainability Standards Board, ISSB),提出的永續資訊揭露準則IFRS S1和IFRS S2,整合了目前的永續與財務資訊,預計發展成一套全球通用的永續性報告準則,而臺灣目前也正在推動接軌這一準則,預計在2026年起分階段導入ISSB提出的準則,所以在撰寫永續報告書時,不只要以現行法規的GRI準則來製作,更要逐步準備接軌ISSB提出的IFRS S1和IFRS S2準則。 (上面這段非常重要喔!) 這次我們進一步把「目前」(會因應國際動態持續地滾動式調整)法規中,針對製作永續報告書時,會需要參照到的其他準則也做了簡單的說明,下一篇我們先來釐清一些容易混淆的名詞,之後再進入報告書的另一個重點——碳盤查。 參考資訊: 臺灣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編製與申報永續報告書作業辦法」 經濟部產業發展署 產業永續發展整合資訊網 IFRS國際財務報導準則基金會 https://www.ifrs.org/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 證券期貨局 《接軌IFRS永續揭露準則藍圖》 接軌IFRS永續揭露準則專區 https://isds.tpex.org.tw/IFRS/front/#/main/news
了解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