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6/17
她活在我心裡
 在北海道的農場生活,除了在農場工作,也常跟著農場主人去泡溫泉、露營、或是鎮上走走。 在一個陽光普照的週日,我跟著農場主人到附近社區的教會聚會,大家在廣場唱歌、禱告還有BBQ。 有一個老爺爺,穿著老式襯衫與領帶,頭髮灰白還綁著一個小馬尾帶著紳士帽。他只要遇見人,除了日式的噓寒問暖打招呼外,他會從他的襯衫胸口左側的口袋,拿出一個用卡套夾裝的的照片,是一個面容慈祥的老奶奶,原來這是老爺爺妻子的照片,而她前不久在睡夢中過世了。 不過老爺爺一點也沒露出哀傷的神情,他雙手溫柔的捧著照片跟我們說:「這是我的妻子,我們再一起已經六十年了。」看著他講著與妻子的點滴,嘴角上揚微微牽動雙頰的皺紋,眼睛微微濕潤但並非哀傷,而是滿眼的思念。 在最後他拿著照片放回胸前的口袋,說著:「我要把她放在離我心最近的地方,她活在我心裡。」 之前聽過的一句話: “When you look at me, talk about me, or think about me again and again. I am right beside you.” 看著這位老爺爺凝視妻子的照片、訴說著她、思念著她,好像彷彿真的她的妻子就伴在他的左右。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6/10
輓曳賽馬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銀之匙》(一個日本漫畫)故事是在說一個北海道札幌的都市男孩,到帶廣的農業學校所發生的故事。(很好看,快去看) 我對《銀之匙》中提到一種北海道特有的——「以馬當勞動力,拉動重物的賽馬」感到好奇、覺得很有趣,而這次來北海道也讓我們見到真面目了! 位於帶廣市中心的帶廣賽馬場,除了賽馬場外,也有一個小小的「馬博物館」,裡面擺滿了馬具以及賽馬的歷史照片。這種馬叫做ばんえい馬!「輓曳=ばんえい」,是拉扯的意思,起源於北海道開墾時期(1900左右,看起來很晚是因為約19世紀末北海道才被納入日本國土),以馬作為農業用途(大概類似台灣水牛),而後演變為讓馬托拉重物的鐵橇競賽,也成為當地人博弈的休閒娛樂。 賽馬在日本是一個常見的博弈遊戲,但只有北海道有「輓曳賽馬」(世界唯一)。不同於其他賽馬纖細瘦長,輓曳賽馬體型高大,四肢粗壯,重達800~1200公斤。他們的馬蹄鐵大約是人手掌張開五指的大小。馬兒需要拉著一噸重的鐵橇跑過直線200m,並過2個障礙(上下坡),不只考驗馬的速度,還有馬的力量與耐力呀! 其實輓曳賽馬在當代是頗受爭議的活動,也面臨著保留或是廢除討論。 在動畫《銀之匙》也有提到輓曳賽馬的小眾化、當地參與度降低,許多馬場面臨倒閉、輓曳馬也直接轉為食用馬匹。因為現代化趨勢,不再使用馬耕作,使得輓曳賽馬成為現下體現過去北海道農耕文化的一種形式。 聽到鳴槍,馬兒拖著重物向前狂走,越過障礙時真的會忍不住大喊「加油!」,觀賽的人們也會跟著馬一起跑(真的滿有趣的!)。看著馬兒要拉著與自己重量相似的鐵橇奮力往前跑,真的是不容易(根本超難超累!)。尤其看牠們要翻過坡道時,大腿肌直接「炸出來」。輓曳馬師會站在鐵橇上吆喝,並用鞭子抽打馬匹。在那一刻,真的覺得馬很可憐,為了娛樂人類只能奮力向前,取得好成績。 photo by 稻子 —— 補充 —— 其實輓曳賽馬令人詬病的主要有二點: 一、虐馬疑慮 需要拉重達一頓的鐵橇翻過障礙的比賽規定本身,就受到很多的討論,對馬匹而言的艱難程度已超過基本量。 在2018年比賽時,一匹馬在翻越第二個障礙後,突然側倒,身體變得僵硬,儘管進行搶救,但最終還是死亡。由於他的死因起初並未公開,便有傳言死因是過度鞭打。最後才宣布是死於心臟病。 新聞畫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T7RE_cLHeg&t=117s 另外,在2021年在比賽時,發生「因為馬匹在翻閱障礙時,無力往前走而遭馬術師踢臉」的事件,更引發大眾的關注,並且在帶廣市發起針對虐馬事件的抗議活動,並開始發起連署,提出廢除此競賽。 新聞畫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Lk8klr-AkY&t=1s  二、能力不足、退役的馬匹將被宰殺 與中央賽馬的退役安置不同(從 1996 開始,中央退休馬駒在民間牧場進行敬養展示,並提供補助。 )輓曳賽馬公司已正式宣布,表現不佳的馬匹將被宰殺,成為食物、皮革等利用。輓曳賽馬比常規賽馬的比賽間隔更短,比賽次數也更多。在如此高強度的環境之下,若拿不出成果,就只能面臨宰殺的命運。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6/07
牛奶是給「小牛」喝的
去年夏天,因為不確定自己該往哪裡去,因為想要逃離焦慮的世界,所以開啟了一段旅行,跑到了北海道當農夫。來到了北海道帶廣市本別町的 Sophia Farm Community,是生機互動農業(Biodynamic agriculture,簡稱BD)的農場,除了有機、友善農業外,擁有獨特的推肥配方,並會根據天體運行的韻律耕作,可以療癒土地,也療癒人群(了解更多BD農法)。 我在農場主要的工作,是「擠奶」。無論颳風下雨,每天早上5點就必須前往牛棚。當時農場裡有21一頭牛。每隻牛都有名字:Minnie、Sophi、Justin、Bob⋯⋯等等。但起初我真的覺得每隻牛都長得一樣,到底怎麼分辨誰是誰呢? 農場的擠奶並不是使用幫浦或是擠乳器,而是直接用雙手為牛擠奶,農場女主人Konomi,一步步帶著我練習「擠奶」。一開始,手掌心靠大拇哥的地方,非常容易抽筋,要讓乳汁可以順利擠出來,需要一個「巧」勁(有點難形容),總而言之,需要有一定的力道與方向,才能順利地擠出奶水。除了關於手上技巧,還需要學習觀察牛的狀態,牛的狀態與情緒並不常反應於叫聲裡,而是反應在牠們的耳朵、皮膚、腳步等等。我在農場的這段期間,需要我協助擠奶的牛叫做Minnie,今年兩歲,是一隻傲嬌、敏感又容易緊張的牛。剛與Minnie相見的時候,可以明顯感覺到Minnie面對一個完全陌生人類的緊張與焦慮。慢慢地每天一點點的靠近,最後跟Minnie達成一個默契,也漸漸了解到她的脾氣。 photo by 稻子 原本看起來都長一樣的牛,經過擠奶、照顧這些牛的過程,漸漸地發現其實每隻牛都長得很不一樣,花紋、眼睛、牛角、體型、叫聲都是不一樣。總覺得牛是一種很有靈性的動物,牠們的身軀龐大有力,可以感覺到牠的眼睛是「有神」的。牠們會知道「要擠奶了!」每天擠奶的時間到,就會站在牛棚柵欄口外等著我們開門。如果我們晚點到,他們就會先到其他地方閒晃,我們會用叫聲呼喚牠們:「Minnie~ Minnie~Come here~」(沒錯,就跟叫狗狗過來一樣)。有一次我們提早到了擠奶的地方,看到Minnie還趴在地板上,我原本想要去叫牠起來擠奶,卻被Konomi喝止,Konomi說:「牠還沒準備好!你要等牠準備好,我們需要的是等待!」而稍待片刻後,Minnie就真的起身,走到了閘門外等著,我一開門牠就走到要被擠奶的位置。 在閘門外等待開門擠奶的Minnie video by 稻子 「牠準備好了!」 北海道的清晨對個台灣人來說,真的是挺冷的(大概8~10度左右),在擠奶的時候,感覺著牠溫熱、膨脹的乳房,充滿著的奶水,我總喜歡把頭直接靠在牛的肚子上取暖,就像靠在一個巨大的熱水袋上,聽著牠反芻的聲音,此刻,完全可以相信在雪地裡快凍死時,因為被大型哺乳類緊靠,而讓人不至於失溫的故事是真的。 一早擠完牛奶後,大概八點左右,我與農場主人會一起吃早餐,開動前除了跟著日本的習慣,雙手合十,說「いただきます」,我們還會牽著彼此的手,說著 “Blessings on the meal, our family, friends, and the earth” 然後靜默三秒。 這是對每道餐食的祝福,同時也祝福著這塊土地上的朋友、家人。 「尊重」是我在擠奶時,學習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們並不是理所當然地要牛給予我們牠的乳汁,而是我們要懂得感謝牠的給予。農場主人跟我說:「牛奶是給牛喝,我們能夠喝到牛奶,要謝謝牛的給予,所以我們必須尊重牠。」 photo by 稻子 ——後記—— 在往返小鎮與Sophia Farm的路上,可以看到很多農場,在數個牛棚中關著上百頭乳牛,牠們的頭被拴住,牛角也因為人類覺得危險,被人類去除根基不讓生長,每天只能低頭吃乾玉米粒。當牠們生下小牛後,小牛便會立刻關到其他地方,以人工奶餵養。而媽媽則會被機器抽乾他們的乳汁。 相反的,Sophia Farm的牛是很幸福的,Biodynamic的每頭牛,無論公母都擁有非常漂亮的牛角(牛角在牛群中是很重要的地位與自信的象徵,也會對牛的新陳代謝起到作用,而在BD農法中,牛角也是相當重要的配方元素),每天在廣闊的草原裡自在吃草。在誕下小牛後,小牛吸允乳汁,跟著媽媽在草原上吃草生活,等待小牛成長,等到小牛不需要牛奶餵養後,我們才會開始擠奶,成為人類的牛奶、奶油、起司等乳製品。尊重每隻牛,而每隻牛生產牛奶的多寡,都取決於每頭牛的狀態。前者的飼養方式,牛的壽命約活5年左右,而BD的牛可以活到20年左右。而現在Sophia Farm最老的牛已經13歲了,還是十分健康有活力。 (想知道更多稻子在北海道農場的故事,歡迎收聽我們的 Podcast 喔!)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5/20
幸福の車站
幸福駅的「幸福」二字 ,其實並不是,日文的「幸せ(しあわせ)」的意思。北海道的地名,皆與北海道「愛奴族」有關,幸福駅如今位於幸福町,距離帶廣市區開車約30分鐘,其原名為「幸震(さつない)」為愛奴語「乾枯的河流」之意。據說是因諸多本島「福井縣(ふくいけん)」的人遷居於此,所以幸福(こふく)名稱便由此演變而來。 設立於1956年,為日本國家鐵路(JR前身)廣尾線的車站之一。1987年廣尾線停運,幸福駅也廢棄不再使用。但卻因漢字「幸福」二字而出名,而後作為觀光旅遊使用,轉變為鐵道公園,並保留部分鐵道、電車、月台、與車站。 幸福駅是當時一日自駕的第一個景點,9點多抵達時遊客並不是很多。遠遠的就看到了小小的木製老車站,寫著大大的「幸福駅」三個字,走進已被人貼上滿滿粉紅色的「幸福駅の切符」(車票)車站內,再仔細看每張車票上,都寫著每個來過這裡的人,對於幸福的寄託,有的是希望與伴侶天長地久;有的是希望家庭幸福美滿;也有些上面寫的是對幸福的憧憬。看起來的確挺浪漫的,但轉頭一想「恩,我還是不要花400円買一張符在這好了~」 「幸福」是什麼呢?什麼樣的狀態會令你感到幸福? photo by 稻子 不過我是一個經不起誘惑的觀光客,還是在隔壁的小店裡,買了一個幸福の切符的吊飾,掛在我背包上,內心暗暗希望這真的是一張可以通往幸福的車票。在我糾結要買哪種紀念品的時候,同行友人B已經和小店的老奶奶聊起天來,說著一口流利日文的B,真的很像日本人。在月台邊停著兩台廢棄的老式電車供遊客參觀,車內就如同50年代裡的電影場景,手動開關的窗戶、老式的吊頂電扇及吊燈。而車廂內還展了一個跟台灣新竹縣合興車站結盟的合約呢。 photo by 稻子 —— 後記 —— 當我問自己什麼是幸福?令我感到幸福的時刻是什麼? 讓我想起小時候讀過的一個北歐神話故事——十字路口的海克力斯(Hercules at the crossroads),美德女神與享樂女神為了讓海克力斯選擇自己的命運道路,正在為「幸福」展開的一段辯論: 享樂女神對海克力斯說:「我將指引你走向幸福,那裡只有快樂,沒有痛苦,只有享受,沒有勞作;那裡充滿花草的芬芳宜人、佳餚滿桌,美妙的樂音不斷,你只要打開你的感官,享受它、喜歡它就夠了。不用流血流汗的吃苦,就能享受別人的勞動果實,只要使用權利,躺下來就能得到美食、美酒、享受別人的服務。只要跟著我的方向走,你就會幸福美滿。」 美德女神反駁道:「幸福並不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並不是坐享其成,幸福是靠自己的汗水和淚水所換來的;幸福是盡最大的努力,在完成時所得到的喜悅;幸福是自己真誠的付出。幸福是,當你每天晚上回顧白日,你清楚知道你努力了什麼,感覺一種平安;當你年老時,你的回憶裡充滿接受挑戰過的故事,不管成功或失敗,你感受到的是完成和完整。」 Hercules at the crossroads Painting by Annibale Carracci (1560-1609) Museo Nazionale di Capodimonte, Naples. 畫面正中為男主角海克力斯,他左側為享樂女神,畫面的右下方有兩個面具,畫家藉此暗示其虛偽與欺騙;海克力斯的右側是美德女神,她的手正指向一條蜿蜒向上的小徑。畫面左下方是一位頭戴桂冠、手裡拿著書的老者。畫家以老者暗喻智慧、桂冠隱喻名望,以向上的小徑意指一切幸福與美好都必須透過辛勤努力與不斷奮鬥而得之。 這樣幸福的畫面,也在我腦中浮現: 是剛從寒冷的高山下山,回家後媽媽準備了一杯熱牛奶給我。是在沒有淡水的小島生活十天後,洗上一個熱水澡。是我感到害怕、恐懼、悲傷的時候,身邊有人陪伴著我;在我開心、喜悅的時候有人跟我一起大笑。是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與精力去照顧一株植物,在它長大後,與朋友分享;或是我熬夜、想破腦袋後所做出來的一個企劃、創作出作品的時候。是我結束完一天工作,躺在草皮上吹風、或是仰漂在大海上的時候。 這些畫面,是我回憶起來覺得「幸福」的時刻,但好像總會伴隨著一些辛苦、一些艱難。或許,這就是美德女神所說的「完成和完整的感受」吧!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5/17
安藤忠雄|水之教堂
安藤忠雄是我很喜歡的建築師,他擅長以清水模作為建築的主要材料。這種簡單、樸實、沒過多修飾的媒材,讓人身處於其中時,好像能更專注於「空間」本身,以及空間、光、與四周環境的關係。 去過頭大仏後,我就更想去拜訪也同在北海道的「水之教堂」了。 水之教堂是安藤忠雄「教堂三部曲」(風之教堂、光之教堂、水之教堂)之一。以「與自然共生」為概念,它以清水模、玻璃及綱架搭建教堂,教堂前的水池豎立著高大的十字架,在不同的季節可以看見教堂的不同面貌:是春夏的綠意、秋天的橘黃及冬天的白雪。從照片看上去是「簡約但不失神聖」的。 photo by 水の教会 https://tomamu-wedding.com/waterchapel/ 但是水之教堂位於星野度假村內,並且開放時間,只有晚上20:30-21:30,而在星野度假村附近也沒有其他住宿的地方。真的猶豫了很久,在最後的最後,還是不惜花重金訂下了星野度假村的住宿(把住青旅省下的錢都花在這了)。 那天晚上下著雨,我八點到入口處時,就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 八點半,撐著傘,跟著工作人員的腳步,經過一個清水模的長迴廊,再經過一個拐角,便可看見「水之教堂」。教堂的本體,從外觀上看很像疊在一起的兩個盒子,一個實心、一個透明,透明的合子是鋼架結構,加上燈光遠觀時,就像是發光的盒子內有個十字架。我們先走過教堂前方的「水池」,然後才會進入到教堂內部。 這邊的「水」與頭大仏相似,以「水」作為一種邊界;但不同的是,這邊的水池是低於步道,並且有著一段距離,所以並不是像頭大仏的水是「來到地面的雲」,而是「我將前往遠方雲上」的感覺。進到建築裡後,會走過一個旋轉樓梯,抵達與水同一個平面,就可以直接看見豎立於水中的白色巨大十字架,這就是教堂內部。 有教堂會有的椅子、可以放聖經的小檯面、鮮花、牧師的講堂、十字架,好像教堂該有的都有。雖然我不是基督教,但我之前也曾跟朋友去過教會、做禮拜,或是去部落的時候也會跟他們一起在教堂唱聖歌,但真的跟我認知的教堂不太一樣。 我坐在教堂的椅子上,忽然一陣熟悉的語言:「阿就這樣嗎?沒有什麼燈光秀膩?就阿捏嗎?」台灣國語口音打斷了我的思緒,當時內心真的很想轉頭說閉嘴(但我忍住了)。 空間不大,但卻擠滿了觀光客,台灣、韓國、歐美,日本人也不少,而吵雜的婆媽叔伯們是不分國籍的,他們多數來拍個網美照就迅速的離開,我靜靜著坐在教堂內感受著人們來來去去、吵雜聲,跟這個空間形成了很大的對比。 直到參觀時間接近尾聲,觀光客不再進來。最後五分鐘,就只剩我一人,終於安靜了。 教堂空間,是一個非常「四方」的空間,而面對十字架的方向是完全打通的,就像與外界是相通的感覺。網路上都說,這裡是「結婚勝地」,許多新人都會千里迢迢到這邊舉辦婚禮,但對我來說我覺得這邊或許更適合舉辦告別式。 這樣說起來好像不太吉利,但對我來說,這樣像盒子一般的空間,讓我覺得自己很小,而我在一個很大的箱子裡,讓人有一種「身處於棺材」之感(請不要介意,這完全是個人觀感,無意冒犯)。望著前方的水和大十字架,以水作為邊界,好像走過去,就是另一個國度。 水面反射著十字架的倒影,十字架後方是一片樹林。或許是因為空間的因素,水聲、雨聲、樹林裡的窸窣聲,都可以聽得很清楚。 我腦袋裡想著:「結婚可以不用來這裡,但如果是我的告別式,我想在這裡舉行!」 photo by 稻子 後記 這次來北海道造訪的兩個安藤忠雄建築:頭大仏和水之教堂。明明是兩個極為相異的宗教——佛教與基督教,卻給我很相似的感覺。 不會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宗教色彩」,而是讓人感到寧靜、安定、祥和、禪意。以清水模所建造的空間,加上水與光影,都讓我有種身處於另一個時空的錯覺。 這讓我思考起所謂的「宗教」空間,究竟是帶給人的是什麼樣的力量? 佛陀跟十字架在安藤忠雄的建築裡,好像只是一種符號,但真正傳達「神性」的,好像已經轉嫁給了空間、轉移到了觀者本身。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5/15
安藤忠雄|頭大仏
⋯ 「我們的五感都被空間所支配著、影響著,時間也可能被剝奪。」 當我來到 頭大仏 時,讓我想起之前在劇場設計課堂上,老師說的:空間、時間、與人會相互交織、牽引⋯⋯ 距離札幌市區坐電車加公車大約一個半小時,來到真駒內瀧野靈園。在日本的這段期間看過不少的墓園,都不會有那種在台灣看到墓地那種毛毛的感覺,反而是給人一種平靜,逝者真的在此安息的感覺。 一進入墓園的左邊豎立著一比一還原的摩艾像,遠處也有仿造的巨石陣(這部分我是有點不懂),可能就是因為好看吧。 (後來查資料,是因為摩艾像(モアイ像)的摩(モ Mo)是指未來,(アイ )則是有生存的意思,所以在這裡就當作祭祀祖先的象徵。) photo by 稻子 而入口右側在無止盡的薰衣草田中,只見佛陀的頂梢,稍稍前傾,像是在為逝者祈福般。走到佛寺前有個水庭,水就在腳邊,是可以觸碰到水的距離,水波在風的吹拂下,向著同一個方向流動著,只見粼粼波光在陽光照耀下閃動,同行的朋友說很像「雲來到了地上的感覺」,我也覺得,好像是我就踩在雲上,也像是一個佛與人的邊界。 穿過宛如雲的水,走進了佛的領域,四周是清水模形成的隧道般的空間,所有人的腳步聲都被放大、在四十公尺的隧道迴響。 從陵園入口處,就只見大佛的頂稍,在隧道內,只能看到前方大佛的蓮花座。一步步靠近大佛的途中,不禁想像著佛陀的全貌,而越往前走,藉著天空灑落的亮光,讓佛陀面貌也呈現在眼前。 「無法窺視全貌,好像更彰顯了佛陀的巨大」 這段前往佛陀的行走過程充滿了平靜、安定、神聖的感受。不管從園區哪一個角度觀看,佛陀的本體都被空間給包覆遮蓋,我們只有隨著腳步、身體的真實前行,才能在行路的終點,遇見祂。(這種平靜感,會讓人遺忘自己身在墓園中) 第一眼是震撼,高13.5公尺、總重1500噸,人類甚至沒有祂的指頭寬。 不同於一般常見的寺院,只能看見佛陀的正面。這裡的內部空間是圓形,佛陀盤坐中央,使得參拜者可以繞行佛陀。當我跟隨著日本寺院的習俗參拜後,第一次以不同的視角觀看佛陀。光線從天頂灑落在大佛身上,大佛低頭闔眼,就像正靜心聆聽每位參拜者的祈願。在祂面前自己顯得特別的渺小。 寧靜、莊嚴、祥和,時間、空間、感官好像都消失了,就這樣靜靜地凝望著。 photo by 稻子 之前在台灣看安藤忠雄展的時候,光是看到展出的模型就十分驚艷,這次親身走入他的建築裡,真正體會到處在空間之中,身體感的細微變化,發出了無限的讚嘆呀! (Btw那裡賣的薰衣草冰淇淋很好吃)
旅人記事
日本 / 北海道
2024/05/12
然別湖|傳說中的水底軌道
圖/吉卜力工作室官方網站 鄰近傍晚,我跟朋友B在帶廣市區,在十勝溫泉跟然別湖兩者之間,猶豫選擇我們要去哪裡(因為租車時限,所以不能貪心)。最後然別湖完勝,決定趁天黑前衝一波。 位於鹿追町的然別湖,海拔810公尺,是北海道最高的湖泊,大概在 3 萬年前因火山爆發而堵塞河流所形成的堰塞湖,周長為13公里。北海道的地名,大部分與「愛奴族」有關,而「然別(こたん)」為愛奴語「村莊」(コタン)之意。在江戶時代德川幕府政權穩定後,大和民族開始開拓蝦夷地(現今北海道),原本居住在此地的愛奴族亦被迫遷移,日本本島人民開始移居蝦夷地,至於愛奴文化是如何被侵蝕的這邊先不贅述。 然別湖距離帶廣市大約1.5小時車程。不得不說,北海道真的是很適合自駕,路很長又很直(但真的很容易超速),周遭不是田就是樹,還有遠方的山景。不過,還需要時刻注意突然衝出來的鹿或是兔子(動物真的比路上的人還多)。搭配著夕陽於彩霞,播著日文版的「鄉村路」真的十分應景啊! photo by 稻子 因為在農場已經習慣了開顛簸曲折的路,所以蜿蜒的山路對我來說也是一塊小蛋糕。而我們去然別湖的目的,是想見見那個水底軌道(沒錯!就是神隱少女裡的那個水底軌道) 大概快五點抵達天色已經逐漸暗了。然別湖又被稱作是「天空之湖(天空の湖)」。平靜的湖面下反著即將落日的天空,宛如一面鏡子,真的是「波光粼粼」。聽說,在晴朗的夜裡,滿天的星星會倒映在湖中,所以,也被稱為「星星居住的湖(星の棲む湖)」。(聽起來真是很浪漫呀!) 而湖面下,隱約地可以看見水底軌道,如同神隱少女動畫裡的場景。 你不知道軌道的另一端究竟通往何處? 不禁讓人無限的腦補,是否通往神秘的海底城?或是如神影少女中的異世界? 照片還是沒辦法呈現真實所看到的神秘呀~ photo / video by 稻子 補充: 每到秋季結束,然別湖的觀光船會暫停營運。因湖水會結冰,所以必須將觀光船開到岸邊。這條軌道是用來運送船隻使用的。
旅人記事
2024/05/10
旅行的意義
⋯ 為何要離家去遠行?是在逃避還是追尋? 可能是為了去看那沒見過的世界,也可能是想去感受在不同空間狀態下的自己,往自己更靠近一點吧! "To truly know the world, look deeply within your own being. To truly know yourself, take a real interest in the world." – Rudolf Steiner. 或許有一天,這些旅行中的片段,被反芻、醞釀、轉化、發酵,成為了我們在前行的人生裡,不同的生命印記,不同的情感反應,讓我們成為了不同的自己時,這些過往的積累才有了意義。 如果真是如此,那旅行又是什麼呢?只是指我們客居異地的時光,還是日常就是一場旅行呢? 不論哪個問題,答案,最後可能只有自己知道吧~(可能自己一輩子也不知道) 接下來的「旅人記事」系列,就讓大家透過我們的視角,來看看這個世界吧! photo by 稻子 跟這次旅人記事,比較有關的永續目標(SDGs): SDGs資訊來源: the global goal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https://globalgoals.tw United Nations Statistics Division https://unstats.un.org/sdgs